国平律政集团旗下龙国平律师网(lgpls.com):法律法务诉讼,全心为您投入;委托代理咨询,竭诚为您服务;一流素质,一流水平;金牌律师,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律师集团 | 法务咨询 | 英文 | 中文繁体
 
国平业务
损害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平业务 >> 国平诉讼案例大全 >> 损害案例
朱某某诉汝城县公路管理局等物件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来源:国平律师网 | 发布时间:2018-5-23 | 浏览次数:

汝城司法案例在悄悄推动汝城法治建设系列之
朱某某诉汝城县公路管理局等物件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龙国平 国平律师网(www.gpls.top
国平律师网站长快讯(20185月22日)

今天龙国平律师又成功办理了一起的人身损害侵权纠纷案件即(2017)湘1026民初1210号案件也即朱改林诉湖南有线汝城网络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郴州市汝城县分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汝城分公司、汝城县公路管理局、汝城县暖水镇双联村村民委员会物件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该案已于2018425日由汝城县人民法院一审审理终结,制作了(2017)湘1026民初1210号判决书。
本案虽然是一审,但汝城司法案件也在默默推动并有利于汝城法治建设,本案虽然标的数额不是很大,但案件实际意义重大,“有利于加强各被告的法治意识,培养责任心,有利于消除居民隐患,有利于防患于未然,有利于汝城人民安居乐业、共建共享和谐和美康乐社会”,等等。
另外,本案二审结果本网也会持续关注,择日报道,敬请留意。

案情简介:
2017年8月18日双联村村民朱某骑车去赶集时在自家村道上被坠地的线缆绊倒摔伤,被路人救起,起初以为不是很要紧,故而没及时报警和住院,后病情恶化住院治疗,并鉴定为十级伤残,诉至法院。

龙国平律师代理这个案子的经验主要有:

1、龙国平律师对案件事实和法律进行了客观有效分析并制定了科学有效的诉讼策略并告知了当事人诉讼风险。

本案由于当事人没有及时报案和住院,导致证据链易有瑕疵,为此,龙国平律师亲自下乡到事故现场去调查取证,并且获得两个目击证人勇于出庭作证说明,降轻了法庭判案的压力;同时,在诉讼策略上把尽可能有关联的人员列为被告,如将汝城县暖水镇双联村村民委员会列为被告,而其答辩状和开庭时站在我方立场指控其他被告管理失职的事实和理由,都有利的印证了我方的事实与理由,完善和加强了我方证据链,取得了良好的开庭效果,实现了“迂回取证”。

2、龙国平律师在案由选择适用上的代理意见也获得了成功,并获得了法庭的支持,法庭提升了案由,就有利于维护我方当事人的权利和利益,既降低我方的举证压力,又进而加强了对方的举证责任,甚而把举证责任抛给了对手,如果被告不能证明其没有过错则必须担责,从而使本案由过错原则上升为推定过错原则,大大有利于我方,避开了“谁主张,谁举证”的民法基本原则,而实现了“举证倒置”,为赢下这场官司打下基础。

3、龙国平律师坚持了有理有利有节,同意调解但留有底线和余地。
4、本案虽然标的不大,但案件较为复杂,还有点疑难。
5、本案是小案子干大事情,必将大大有利于汝城法治建设的发展和法治水平的提高。


附:龙国平律师本案代理词(国平格式):
朱改林诉湖南有线汝城网络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郴州市汝城县分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汝城分公司、汝城县公路管理局、汝城县暖水镇双联村村民委员会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代理词(初次辩论)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湖南扬法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朱改林的委托,指派龙国平律师担任其诉湖南有线汝城网络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郴州市汝城县分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汝城分公司、汝城县公路管理局、汝城县暖水镇双联村村民委员会因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出庭参与审理,通过庭前了解案情,到事发现场等调查取证,结合庭审和法庭调查,为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现就本案的事实和法律,发表以下代理意见,恳请法庭采纳:

一、本案被告湖南有线汝城网络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郴州市汝城县分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汝城分公司对本起事故具有直接而重大过错,依法应当共同承担主要赔偿责任。
我国《公路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跨越、穿越公路修建桥梁、渡槽或者架设、埋设管线等设施的,以及在公路用地范围内架设、埋设管线、电缆等设施的,应当事先经有关交通主管部门同意,影响交通安全的,还须征得有关公安机关的同意;所修建、架设或者埋设的设施应当符合公路工程技术标准的要求。对公路造成损坏的,应当按照损坏程度给予补偿”。而本案中三被告既没有交通主管部门的同意,更没有公安机关的同意,同时也不符合公路工程技术标准,违法私设缆线并放任脱落、坠地缆线导致原告事故发生负有直接责任,在本案中具有重大过错。
而且,本案证据也清晰展示正是由于三被告的坠地物件(电缆线等)而导致了原告伤害事故的发生,特别是三被告违法私设私接私架缆线,并怠于监管、维护、检修等,从而导致缆线坠地横贯公路达数月甚至常年之久,无视他人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成为居民和行人隐患,特别是三被告不管不顾不问,并实际果然导致了原告伤害事故的发生,给原告造成了巨大伤害,被告理应对其违法和侵权行为承当全部赔偿责任。
另外,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五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以及第八十九条明确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而,结合本案《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十六条更是明确规定了,“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然而,实际却是以上三被告至今都仍对原告的伤害事故不管不顾不问不理,连医药费也还没出一分钱,更不用说赔礼道歉,还互相推诿,而且就是起诉后仍然放任脱落、坠地肇事缆线不管不顾不问,没有立即采取果断措施,仍然放任其成为居民安居乐业的隐患,可见被告过错明显而重大,理应承担主要法律责任。
第二被告汝城县公路管理局作为该公路的日常管理和养护工作者,没有尽到公路养护和路政管理责任,没有尽到自己的监督监管职责,没有履行合理的和适宜的提醒和注意义务,在本次事故中具有重大过错和过失,应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依据《公路法》第八条规定“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主管全国公路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公路工作”,公路法《实施条例》也赋予被告作为该事发路段公路即公共道路的主管机关,特别是依据《公路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公路管理机构应当按照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规定的技术规范和操作规程对公路进行养护,保证公路经常处于良好的技术状态”。


依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农村公路管理养护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即国办发〔2005〕49号规定,“农村公路(包括县道、乡道和村道,下同)是全国公路网的有机组成部分”,“二、明确职责,建立健全以县为主的农村公路管理养护体制”,“农村公路原则上以县级人民政府为主负责管理养护工作”,“(二)县级人民政府是本地区农村公路管理养护的责任主体,其交通主管部门具体负责管理养护工作。主要职责是:负责组织实施农村公路建设规划,编制农村公路养护建议性计划,筹集和管理农村公路养护资金,监督公路管理机构的管理养护工作,检查养护质量,组织协调乡镇人民政府做好农村公路及其设施的保护工作。(三)县级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所属的公路管理机构具体承担农村公路的日常管理和养护工作拟订公路养护建议计划并按照批准的计划组织实施,组织养护工程的招投标和发包工作,对养护质量进行检查验收,负责公路路政管理和路权路产保护”。
另外依据《农村公路养护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令2015年第22号)第二条第四款“乡道是指除县道及县道以上等级公路以外的乡际间公路以及连接乡级人民政府所在地与建制村的公路。及第三条规定“农村公路养护管理应当遵循以县为主、分级负责、群众参与、保障畅通的原则,按照相关技术规范和操作规程进行,保持路基、边坡稳定,路面、构造物完好,保证农村公路处于良好的技术状态”。 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县级人民政府应当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履行农村公路养护管理的主体责任,建立符合本地实际的农村公路管理体制,落实县、乡(镇)、建制村农村公路养护工作机构和人员,完善养护管理资金财政预算保障机制”。 第二款还规定“县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及其公路管理机构应当建立健全农村公路养护工作机制,执行和落实各项养护管理任务,指导乡道、村道的养护管理工作”的义务。
可见,被告汝城县公路局正是该路段即双联村农村公路日常养护和路政管理的责任主体,应当履行该路段农村公路日常养护和路政管理的主体责任,却根本没有尽到公路养护和路政管理责任,不仅纵容前述三被告私设私架缆线,而且在缆线坠地达数月甚至常年之久仍不履行职责,疏于监管,怠于养护,严重不作为,没有使该路段公路应当“按照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规定的技术规范和操作规程对公路进行养护,保证公路经常处于良好的技术状态”,从而导致和放任了原告伤害事故的发生,严重侵害了原告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可见,被告汝城县公路局对原告损害事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由上可知,被告汝城县公路局对原告伤害事故的发生具有重大过错,对事故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结合《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等,被告也应当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第三、被告汝城县暖水镇双联村村民委员会作为特别法人,既没有履行法定的监管维护职责,也没有尽到基本的注意义务,也没有尽到对原告的安全和保障义务,对事故的发生也有一定过错,理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依据我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明确规定了双联村村民委员会有下列职责:村民委员会办理本村的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调解民间纠纷;协助维护社会治安;向人民政府反映村民的意见、要求和提出建议等。而第八条则具体规定了:村民委员会有管理本村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其他财产,引导村民合理利用自然资源,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义务,特别是第二款还规定了负有“保障集体经济组织和村民的合法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的义务。而且依据第三十六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成员作出的决定等行为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村民委员会不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法定义务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结合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零一条明确规定被告作为特别法人(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具有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法人资格),可以从事为履行职能所需要的民事活动,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因此,被告汝城县暖水镇双联村村民委员作为特别法人,根本没有尽到对本村村民原告朱改林的安全义务保障责任,明知坠地缆线掉在村委会门口(路基)达数月甚至常年之久,不作为,不上报,不举报,不提醒,不妥善处置,同时对被告在其土地上私自假设缆线不管不顾不问长达近数月甚至常年之久,私自同意或漠视被告在其土地上私自架设缆线并放任、纵容,严重侵害了原告(也是本村村民)的生命健康财产安全,对事故的发生有一定的责任,相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可见,被告作为特别法人既没有尽到守土维护之责,也没有尽到安民保障之务,没有尽到对原告的注意和保障义务等,纵容和放任事故的发生,具有一定过错,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等规定理应承当相应法律责任。

第四、原告朱改林遵纪守法,谨小慎微,谨言慎行,没有任何过错和过失,不应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正是由于上述被告的共同作用而导致了本次事故的必然发生,因而上述被告应当共同承担此次事故的赔偿责任。
相反,原告则一向是敬业、本分、老实,一直就遵纪守法,工作兢兢业业,正常车速骑车赶集,谨小慎微,但由于被告的缆线违规架设又过于细小,因是清晨,雾气和湿气较重,虽然原告谨慎骑车,但事发时由于缆线周围(路段)也没有任何警示和注意标志,被告实际也没有任何警示和注意标志提醒等从而导致了事故发生,用证人和路人的话说“累月常年,没有不发生的”,可见事故隐患必然会发生的,要求原告承当任何的谨慎和注意义务都是过分的,事实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也是极不公平的,因而,本次事故,原告根本没有任何过错和过失,不应承当任何法律责任。
况且,事发至今原告也没有收到被告的任何物质赔偿和精神抚慰,但原告也并没有去报复被告或到被告办公场所去大吵大闹,而是理性用法律武器依法起诉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可见原告是一个非常理性之人,实际也是一个谨小慎微而谨言慎行之人。
因而,原告无论是事前、事中、事后都没有任何过错,本案原告不应承担任何责任,请法庭最大限度的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第五、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标准和数额既有法律依据,也有事实依据,应当得到法庭的支持,且应得到法庭最大限度的维护。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规定,被告应当赔偿原告住院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营养费、鉴定费、伤残赔偿金等费用:
1、医疗费:14096.18元;(13745.40+350.78元);
2、残疾赔偿金:17895元。其中:本人:11930×(20+60-65)×0.1=17895元;

3、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4、护理费:(7+6)×94=1222元;

5、误工费:(7+6+90)×94=9682元;

6、鉴定费:800元;

7、住院伙食补助费: 100×(7+6)=1300元;

8、住宿费:200元

9、交通费:300元;

10、营养费:1800 元;

11、继续治疗费:8000元;

12、财产损失:800元;
以上合计:61095.18元(不含诉讼费),而且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等也都是有规定,这一赔偿数额也是较为客观、实际的,法庭应当支持,况且“同命同价、同残同偿”,法庭是可以按照城镇标准来参考,以便更维护和彰显本案的公平和正义。

第六、关于本案案由应当以身体权、健康权责任纠纷为宜,至少也是物件责任纠纷,而不仅仅是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只有这样才能更能更好的最大限度的维护和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彰显法庭的公平和正义。
立案时,代理人是建议并要求本案以身体权或健康权责任纠纷为宜的,法院最终找到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是值得商榷的,本案事故的直接原因并不是缆线脱落、坠落而直接砸中原告所导致,而是已经在地上因其常年累月的妨碍道路交通安全而导致事故发生。然而这一道路又具有公共性,因而也可以说是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因而本案不仅是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纠纷,还是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又是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由于前两者是物件损害责任纠纷,因而本案,案由竞合,本案应以身体权、健康权纠纷更为适宜,也更能体现法庭坚持“以人为本”的司法理念。
第七、对本案的审理,法庭应坚持“以人为本”,应该更多的考虑原告(残疾人)的合法权益,彰显法庭的公平和正义,构建和谐和美社会。

原告不仅身体和健康受到了伤害,特别是精神和心灵也即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且这种伤害和影响是一辈子的,是无法用金钱来偿还的,事发后各被告不理不问不采,还互相推诿,至今未出一分钱,实在是对原告(残疾人)权益的最大漠视和无视。

生命健康权是绝对权,是公民享有其一切权利的先决条件,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身体受到伤害,成为残疾人,本身也应当受到法律的特殊保护,原告作为家庭生活支柱及家庭收入主要来源者、顶梁柱,现在身体已伤残,无法正常活动,还经常头痛头晕,医嘱一年无法负重,家里顶梁柱倒塌,精神崩溃,不得不起诉救济,所以义无反顾地接受原告委托,正是考虑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的早日实现。
本案虽然数额不是很大,但实际案件意义重大,有利于加强各被告的责任心和正义感,有利于消除居民隐患,有利于防患于未然,有利于汝城人民安居乐业、共建共享和谐和美康乐社会等等。

综上所述,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原告的损失客观存在,原告诉求和要求合情合理合法有据,作为事故的受害者(无论是在物质上、身体上或在精神上),原告起诉被告违法侵权的事实客观存在,原告的生命健康身体是不论用多少金钱也买不回了,更不用说区区几万元了,伤害将影响原告的一生,留下的只是痛苦遗憾、遗憾痛苦和身体的残疾,故法庭应当坚持“以人为本”的司法理念,正确适用法律,客观全面及时并最大限度的维护原告(残疾人)的合法权益。
以上意见,恳请法庭充分考虑并希望得到采纳!
谢谢!
此呈 汝城县人民法院
代理人:湖南扬法律师事务所

律师 龙国平

0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

附:证据目录和相关法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国平简介 | 国平人生 | 国平集团 | 国平法务 | 国平业务 | 国平法系 | 国平律政大全 | 国平思维 | 国平天下 | 国平国度 | 国平律司律所 | 国平法库 | 在线留言
国平律政集团旗下品牌官网之国平律师网(www.gpls.top)又名龙国平律师网(lgpls.com);站长兼法律顾问龙国平律师;公众号:国平律师网;微信:lgplsw;QQ:188590598;地址: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城关镇郴义路;邮编:424100;邮箱:long@lvshi.work;2014年10月1日创立,版权归国平律师网所有;信息资料,仅供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技术支持,龙络科技。
《国平律师网》秉承:国平律政,诚信敬业;法治正义,科学文明;倡导:绿色上网,文明上网;举报监督电话:18207359898。湘公网安备:43102602000041号 备案号:湘ICP备14013435号-1

湘公网安备 43102602000041号

备案号:湘ICP备14013435号-1